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国 内 > 文章 当前位置: 国 内 > 文章

趣谈民国时期国庆节,这个舆论大V,哪来的胆大包天!

时间:2019-09-27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我一直相信,能不能做好某件事情,人的天分,很重要--------哪怕就是骂人这活。
 
说到骂人的厉害,许多人自然想到树人先生,被谥为“骂人专家”,其文集也被谥为“骂人文选”。其实,周先生更多的,是针对中国社会和人群中的愚蒙现象,并不单纯针对个人;即便网络热传的骂人名言:远看一条狗,近看郭沫若。也被证实,是杜撰。
 
另外一个大众知名度很高的骂客,是台湾的李敖,自诩“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一生骂人无数,经常在电视、报纸、杂志、网络上露脸,骂国党、骂中山、骂经国、骂英九、骂阿扁,骂鲁迅、骂美帝,唾沫横飞,也算是名满天下,谤满天下。
 
但是,李的骂人,是有明显选择性的。惹得起的,他年年月月骂,有利害的,他却从来不骂;有些小差错,他骂得热火朝天,有些世人皆知的大错,他却视而不见,甚至不惜曲意奉迎。最大的硬伤,是“骂了一辈子党国,却始终不移居光明大陆”;而且,宣泄倒是宣泄了,却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智慧,能够留下来,被人传颂。
 
哪个背后无人骂,哪个背后不骂人。有人因骂,万众敬仰;有人因骂,千夫所指。背后体现的,是一个人的精神境界、道德水准、表达能力、逻辑水平、反应能力等综合素质。
 
要论骂人的胆略、语言的智慧、对社会的裨益,以及能激起普通民众的高度共鸣,被民间社会热捧乐道的,周李二人,可能都不如一个小人物:刘师亮
 
今天已经被人淡忘的刘师亮,并不是靠文字吃饭的知识分子,不过是民国年间,一个寄居成都的外来务工人员,身份标签农民工,知名度远逊于树人李敖;在文化史上,也没什么地位。
 
但在民国年间的四川民间社会,他,却是引领舆论的大神级大V人物。
 
二三十年代,中国知识分子圈层内,因为思想认识差异,人人以为自己真理在握,不断相互指责骂战,占据了他们控制的媒体版面。然而,情绪之外,并无多少营养,也没有什么语言智慧,可供大众娱乐。
 
与知识精英个人意气的叱骂不同,刘师亮,却是以四川民间高手的形象出现。站在民间百姓的角度,叱骂权贵、针砭荒唐,以令人拍案的语言技巧,为底层发声。
 
自幼丧父的刘师亮,12岁才开蒙识字,没读几年书,就因缺钱而缀学,其后,早早走入社会,混迹于底层找生计,一生最显赫的身份,不过是开澡堂成为成都洗浴帮会会首。

很明显,他没有什么系统的教育经历、也没什么深厚的文化基础,但是,天分这东西,却偏偏生在这么一个普通人身上,他过人的幽默机智,每每令人叹服。
  
刘师亮在成都开茶馆、开澡堂、开影院糊口谋生之余,业余办了一本叫《师亮随刊》的杂志。这本随刊,的确非常随便,不仅印刷粗陋,没有固定出刊时间,也没有固定形式,内容零散,或者对联对话,或者随想打油诗,少有系统的成篇文章。愚蠢无能的军阀政府,对这样的非法出版物,也懒惰到不严加打击。
 
就这么本被主流文化界瞧不上眼的杂碎,却用刻画入微的川人俚语,幽默风趣的格调,闹得洛阳纸贵,像极了后来的微博微信大V,使刘师亮成为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成都最著名的“牛人”之一。
 
如果当时要全民投票,选取一位四川民意代表、文化代表,他完全可以赢得绝对优势的票数,秒杀任何高大上的学界政界大佬!
 
至今,他卓绝的语言智慧,仍然能穿过100年的时空,让人或击节称快、或忍俊不禁、或拍案叫好!
 
一)
 
军阀混战时代,军阀政府巧立名目、苛捐杂税、枪口之下,民众苦不敢言,怨气满腹。
 
为此,刘师亮在家门上,贴了一副对联:
 
民国万税
天下太贫
 
你不妨想象,苛捐杂税重压下,敢怒不敢言的百姓民众,看到这样的文字,是什么样发自心底的畅快淋漓!
 
二)
 
杨森统治期间,财税紧张,脑筋动到了环保排污上,规定凡是家里有厕所的人家,都得交纳“粪捐”。
 
于是,刘师亮贴出这样一幅对联:
 
自古未闻粪有税
而今只有屁无捐
 
下里巴人看了,捧腹喷饭;阳春白雪来品,平仄工稳,也无懈可击。留下庙堂之上的当政者,好尴尬好生气!
 
三)
 
四川商会会长樊孔周,得罪了军阀刘存厚,刘存厚一怒之下,派刺客将其枪杀。四川人人心知肚明,是刘存厚所为,但敢怒不敢言。孰料,不怕惹祸的刘师亮,竟为樊孔周写了一副挽联:
 
樊孔周周身是孔
刘存厚厚脸犹存
 
杨森不计较小事,还勉强可以理解;奇怪的是,枪杆在握的军阀刘存厚,如此指名道姓的污名挑衅面前,却居然没有找他的麻烦!
 
四)
 
刘师亮曾经拜访求见当时自恃才高的狂人李宗吾,李出言不逊,刘信手拈来,巧妙怼上。
 
骑青牛,过函谷,老子姓李;(李宗吾)
斩赤蛇,定天下,高祖姓刘。(刘师亮)
 
不尊重他人的文人,自然,也不值得人家尊重你。
 
五)
 
总管四川军政的都督刘湘,买回了一艘小型旧炮艇,命名为“巴渝舰”,游弋于重庆一带长江水面,自壮声势、显摆威风;一如今天美帝的大国航母,耀武扬威!刘师亮却不屑军威、大泼冷水:
 
     都督有艘巴渝舰,
     由渝到万才十天,
     不是沿江滩陡险,
     几乎胜过柏木船。
     寄语沿江船夫子:
     撞烂军舰要赔钱!
 
别说开船,就是走路,从重庆(渝)到万县,也没有十天的路程;说木船能撞烂钢铁炮艇,自然是瞎说!这种讽刺挖苦,当事之人,肯定是很气恼很没颜面,完全是公开“诬蔑我军、犯我军威”,性质恶劣!一个外来务工人员,农民工,如此口无遮掩,谁给你的胆?
 
六)
 
民国时期,十月十日被法定为国庆日,又名双十节。当时,庆祝活动还是十分隆重的,扎牌坊,挂国旗,敲锣打鼓,晚上还有火炬游行;这样要求全民欢腾的喜庆节日,刘师亮竟明目张胆,在成都闹市区“商业场”的牌坊上,贴出对联:
   
普天同庆,当庆,当庆,当当庆;
   
举国若狂,情狂,情狂,情情狂。
 
横批:庆祝国庆。
 
今天的人,从文字内容上,看不出什么问题。但当年的人都知道,“当当庆”,“情情狂”,那可是办丧事时,锣鼓点的象声词
  
七)

抗战初期,刘湘病逝。刘师亮送去一幅挽联,
 
上联:刘军长千古
下联:中华民国万岁
 
众人都看不明白。便问他:刘先生,“千古”对“万岁”没错;但是,“刘军长”三个字,怎么能对得起“中华民国”四个字呢?
 
刘师亮:这可是你说的哦,‘刘军长’,对不起‘中华民国’!---众人恍然大悟。
死者为大,何况堂堂四川王,被如此奚落,他的家属部下,就不知道给这个外来务工人员好看?
 
八)
 
刘师亮曾于大白天,手持灯笼,到国民党成都市委党部。引得围观者如潮,但人人莫名其妙。
 
哨兵拦住后,对其高声叱喝,“干啥”?刘公挥挥灯笼、四处瞅瞅说,“太黑暗了,看毬不到”。
 
无论东方西方,对于所有自恃曲高和寡的行为艺术家来说,在刘师亮这一出面前,都应该有所佩服、有所惭愧吧!
 
九)
 
    是龙是凤,是跳蚤是乌龟,睁开眼睛长期看;
    吹风吹雨,吹自由吹平等,捂着耳朵少去听。

这样的对联,体现的,就不仅仅是文字的技巧,而是洞穿世事、穿透历史的深邃智慧!百年后,乌龟还是乌龟、跳蚤还是跳蚤,自由平等,在墙上。
 
十)

民国十八年(1929年),民国国庆双十节对联:
 
你革命,我革命,大家喊革命,问他一十八年,究竟革死多少命;
男同胞,女同胞,亲爱的同胞,哀我七千万众,只能同得这回胞。
 
时髦的政治概念包裹下,惨淡的现实,被他的慧眼,一眼看穿!
 
当年位高权重的当权者——包括刘湘、刘存厚、李家钰、杨森、汪精卫、袁世凯这样的大人物,都被刘师亮无情地揶揄过、戏谑过,论胆大无畏,百年以来,还有谁敢!
 
唉,可惜啊,刘先生生不逢时,生活在100年前。虽然这些手眼通天的军政要人,谁也没把他这么个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穷酸文人怎么样;但毕竟,他还是在社会底层,贫寒一世。

如果,他有幸生活在我们今天这个好时代,开微博搞直播,岂不火得一塌糊涂、早早家财万贯?各类相声小品,不争着请他写剧本?各个热门的电视网络节目,岂不争着请他做导师嘉宾?早就名满江湖,誉满天下、钱满口袋。
 
又或许,他只满足于清贫度日、直言人话、快意恩仇;那么,恭喜他,他很幸运,在那个时代,他能得到,他得到了!


上一篇:维生素和视力有啥关系?想眼睛好,应该吃肝脏还是胡萝卜?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今日雄安  |   河北新闻  |   金融  |   宏观  |   财经  |   科技  |   商业  |   产经  |   国内  |   国际
雄安经济网声明:凡来源为雄安经济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雄安经济网所有,欢迎大家转载助力雄安经济发展。
有转载或引用于网络的内容部份仅供读者参考,如涉及版权问题请速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7-2018雄安经济网 版权所有
xajingji.com  | 业务QQ:836849699 | 地址:中国.雄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