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宏 观 > 文章 当前位置: 宏 观 > 文章

一个国家的进程,一条血淋淋的路!

时间:2019-09-06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世界的竞争是残酷的。


无论时代怎么发展,世界各国的位置,永远是一个金字塔的形态,过去的底层国家或民族,活得连牲口都不如。印第安人被屠杀时,剥一块头皮换100美金,非洲黑人被贩卖时,一个健康的成年男性黑奴25英镑。随着科技的进步,生产力极速飞跃,对底层国家的压迫不用那么血淋淋的,显得非常不绅士。底层国家只需要负责提供廉价的人力(佣人),生产生活类产品(衣服鞋子),卖掉自然资源(铁矿、水果),或者给顶级国家提供寻欢作乐的特殊产品(墨西哥的毒品和乌克兰的妓女)。

金字塔的顶层住着盎格鲁-撒克逊人,他们建立的国家结成同盟,共享情报,分享世界资源并保持国家领先优势。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旁边站着笑微微的犹太人,犹太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起手挽着手,吃着火锅唱着歌,控制着世界的石油、金融、顶尖军事科技、话语权。他们衣着光鲜,谈的都是环保和对冲基金这种高大上的词汇。一副救世主的神圣表情,偶尔向底层国家或民族扔一两块肥肉,下面就听到一片相互撕扯的欢腾之声。
金字塔的第二层,住着高卢人、德意志人、大和人,维京人。这些民族以科技立国,各有各的本事。高卢人有西非传统殖民地,世界第三的军火出口,较领先的航天、高铁、通信,还擅长感性生意,化妆品和红酒营销世界一流。德意志人是一把精工好手,有世界一流的汽车及零配件公司,机床集团、工业机器人,他们比较偏理科,崇尚脚踏实地。大和人同样是二战战败国,所以主要集中在民用高科技领域,同样在汽车、医疗器械、光学制品、炼油遥遥领先,和德意志人一起为世界提供一流产品。维京人那边地广人稀,他们也专注于高端产业链,只做高端军工、家具、制药、特种钢材等等,因为人口少,所以这些国家能搞出世界最顶尖的福利制度,不过这种制度其他国家千万不要盲目模仿,只有高利润少人口的国家才可以适用。
第二层的人都有看家本领,掌握的都是顶尖制造为主,卖的东西都很贵。
金字塔的第三层,住着高丽人、罗马人、卡斯蒂利亚人、希腊人、以及一些类似于城邦的特殊地区,比如新加坡城邦、香港城邦。高丽人站在发达国家的门口处,以半导体、二线汽车制造、造船业立国,他们产业相对集中,容易被后起国家一把梭哈。罗马人、卡斯蒂利亚人、希腊人的好日子已经不多了,靠祖上拼搏出来的荣光照耀着他们大腹便便的身躯。虽然还是发达国家,但负债太高,国家基本不增长,还被住在第二层国家的人嫌弃,管他们叫欧猪之类。香港、新加坡属于特殊地域的城邦型社会,吃的是特殊红利,但城邦太小,抗风险能力特别低,也容易被一把梭哈。
第三层的人处于一个比较凶险的位置,随时会有人往金字塔下面掉。
金字塔的第四层开始有点挤了,这里住着汉人、东斯拉夫人、突厥人、阿拉伯人、南美人等。汉人在过去三百年曾经从第一层重重摔落下来,正在重新往上爬,他们非常勤劳,不可思议的勤劳,为全世界生产各种各样的工业品,成长迅猛得让前三层的人感到害怕。东斯拉夫人是前三层人重点防范对象,他们好战,曾强大到可以将前三层国家一波推倒,是前三层人内心深处的噩梦,前三层人只想把东斯拉夫人分裂分裂再分裂,分到足够安全为止,他们只希望东斯拉人给他们提供美女和石油,但东斯拉夫人十分倔强,咬着牙跟他们一直刚到现在。阿拉伯人靠石油赚了大钱,他们同样经济结构单一,而且无休无止地为了教宗在相互残杀,书读得不多,全靠各层的人对他们有石油需求,所以还能呆在第四层。突厥人站在欧亚的连接位置,他们现在实力配不上他们的野心,因为两头要好,经常被第一层的欺负。南美人出生地特别好,一直处于和平状态,却一直发展不起来,虽然被北边的强大邻居阴影笼罩,重点还是这里的人太爱享受生活,浪,无边无际的浪。
第四层里面汉人最猛,最有可能冲进前三层,但汉人体量太大,他一冲进去,要占好大一块位置,前三层好多人就要掉下来,跟下饺子似的。
金字塔的第四层越来越挤,空气和环境也越来越差,这里住着印度斯坦人、京族人、马来人、泰族人等,这里要么是初级工业的领地,环境污染严重,血汗工厂众多(必经之路),要么是前三层人的后花园,为他们提供各种见得光和见不得光的服务,前三层人的屌丝阶层最喜欢往这边跑,在这里他们更能找到尊严和优人一等的乐趣。
第四层的人还在努力往上爬,他们刚爬完山脚,越往上爬,才会越危险。
第五层是黑不见底的人类社会的深渊,比如非洲的西部或南部,这里人均日开销不到一美元,人均寿命只有40多岁,他们是前三层人的背景板,总有一些前三层的人跑来找存在感,发一点面包和矿泉水给他们,顺便看看他们这还有多少铀矿,多少金矿,临走前会撒一把眼泪,然后合张影发到互联网,背影就自带爱心效果,下次再来时,会带上本国一大堆矿业公司。
第五层的世界没有颜色,一片漆黑。
世界的金字塔建好后,没有人敢乱动自己的位置,世界资源只有这么多,不可能大家都爬上塔尖,第一层和第二层的人端着枪在上面走来走去,充满警惕,谁敢往上爬多一点,他们就会开上一枪,将后面的人打下去。
我们把金字塔里各个国家都看了一遍,发现要爬到上面的阶层,这个国家都具备一些共通条件。
首先,这个国家必须有一个稳定的主体民族,而且这个民族是一个不被神权束缚的世俗民族。
比如日本的大和民族占总人口的99.9%,德国的德意志民族占总人口的80%,英国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占总人口的83.9%,韩国高丽民族占96.25%(他们现在是不是不自称高丽人了?不管了先这样叫着),中国的汉族占91.51%,俄罗斯的斯拉夫民族占77.7%。
保持主体民族数量的稳定性,是为了避免一个国家陷入内耗,天天吵架的家庭是不会幸福的,民族势力越均衡,国家越难发展,大家看中东地区和非洲一些国家的边境,就是一条笔直的线,正常国家的边境线都是弯弯曲曲的,那是当年殖民者为了省事在地图上直接这么一划,好了,不管了,结果留下一大堆问题,就拿库尔德人来说,一个几千万人口的民族被划到四个国家,这个民族又特别能打,搞得鸡犬不宁,埃尔多安做梦都想掐死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库尔德人也痛苦,他们想建国,这里动刀,那里开枪,国家怎么都建不起来,所以一个安定的国家必须有稳定的主体民族,一旦出现各个民族数量均衡,这个国家内部就会打得不可开交,你用什么社会制度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日本在这方面就是个好例子,他们严格控制少数民族和外来人口,将某个民族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世界所有安定强大的国家,都是主体民族单一,号称世界大融炉的美国有一点特殊,因为他们是移民国家,欧洲裔美国人占62.1%,拉丁裔美国人占17.4%,非裔美国人占13.2%,亚裔美国占5.4%,这个结构其实还算健康,因为欧洲裔主要是英裔和德裔,这是两个十分勤奋的民族,各占25.4%和16.5%(特朗普是德裔),你可以简单理解成美国实际上是英国人和德国人的后代在统治。



欧洲的问题是他们伊.思.兰化的速度很快,美国皮尤研究中心预计到2070年,英国和法国人口信仰基督教的只占50%,而美国的问题是拉丁裔大量增加,有望在21世纪末成为美国主体民族,美国事实上有被墨西哥化、阿根廷化的风险。
当欧洲真的伊.思.兰化,美国真的拉丁化时,这两个地区会因为民族结构太均衡,内部一定会产生内乱。
这个崛起的民族还必须是世俗民族,被神权束缚的民族跟现代文明格格不入,你不能建好工厂开条流水线,结果员工们一天要五次朝拜,你还没办法跟他讲道理,他们不会感谢劳动让他们拿了薪水,他们会感谢神让他们拿了薪水,因为“你让他们有工作是神的旨意”,而且相信神权的民族,从来没有在现代科学有任何建树,物理、化学、数学、机械、软件所有现代科学中端和顶尖人才全部来自世俗民族。
一个国家有一个稳定的世俗化的主体民族,是一个国家拿到向金字塔上层攀升的门票,这是向上的基础条件。
光这一条,就要淘汰掉中东地区大量神权国家以及像印度尼西亚这样缺少稳定主体民族的好多国家了。
其次,这个国家的人要懂得储蓄。
就是要懂得存钱。
大家一定看过很多嘲笑关于中国人爱存钱的段子了,所以看到这句话一定很不适应吧。
我曾经看过一篇小清新写的游记,说她在某国旅游,看到因为没有钱给孩子治病,一个男人抱着头在医院门口哭,因为当地人没有存钱的习惯,没钱给孩子治病,那个小清新脑回路清奇,结尾居然说“虽然不存钱,但当地人活得很潇洒啊。”你们都知道,我又要开始忍不住嘲笑这些小清新了,我为什么总是要嘲笑他们呢,因为十几年前我也是个傻逼小清新啊,不懂得人生是一段艰苦的旅程,站在粪坑里也能文艺情绪泛滥。
中国人爱存钱是一种美德,中国人存在银行里的钱,会被银行贷出去进行投资,这些钱最后都变成了一座座工厂,一条条高速公路,对于一个后发国家,没有完善的金融体系,就是需要大量的储蓄来推进工业化的现金流,IMF统计,中国的储蓄率是47%,世界平均是26.5%,中国人存在银行里的钱高达178万亿元,住户存款为68.4万亿,这些钱对中国的投资发展太重要了。
在经合组织里,居民储蓄率最高的3个国家分别是瑞士、瑞典、墨西哥,储蓄率分别是18.79%,16.02%,15.45%,瑞士瑞典是发达国家还好理解,墨西哥这么低的储蓄率就是作死,国家没钱投资时就必须大量借外债,国家金融和重点产业一定会被外资所控制,而且国家风险极高,一旦发生催债国家经济就崩溃,货币贬值,物价飞涨。中国人就是不浪,把钱存着,不用等着孩子病了一点小钱都要在医院门口抱头痛哭。
中国现在的储蓄率排在世界第三,前九分别是卡塔尔、科威特、中国、韩国、博茨瓦纳、挪威、尼泊尔、土库曼斯坦和印度尼西亚。(当然储蓄率并非越高越好,太高会影响消费,太低会影响投资)
美国这个奇葩国家的储蓄率是7.6%,美国具有特殊性,美元可以收割全世界,美国人不着急,钱都放在股市里,但美国人也是人,躲避风险的意识是一样的,2005年美国经济一路向好,储蓄率是3.2%,2008年金融危机,吓得美国人储蓄率飙到2012年的8.9%。
你看,人性其实是一样,没有谁比谁天生高尚,不同的只有经济状况的差别。
发展中国家就应该要存钱,你还在金字塔中部,就不要学金字塔顶部的人享受人生。当然,如果国家已经进入发达社会,这时候就不应该鼓励储蓄,而是更应该鼓励把钱拿出来进行消费。
其实光储蓄这一条,就可以继续淘汰掉世界上70%的发展中国家了,大多都是些不思进取的货。
前面这两条国家崛起的基础条件,看起来很简单,事实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就已经做不到了,世上大多数国家,都陷入在无休无止地内耗,没有精力发展经济。
有了主体民族,有了储蓄率,这个国家就有希望了,这样的民族就不会落在第五层了,至少在第四层的位置。现在还需要这个国家的人,要有非常深的危机感。
这个危机感是指要吃得一代人的苦,不急着贪图享受,并懂得要为未来奋斗。
在这方面,东亚民族跟南美民族就是两个极端。


一个普通的墨西哥人,他在艺术这块可能比东亚人还要擅长一些,他可能会绘画,可能会跳舞,可能弹得一手好吉他,但他们非常不理解东亚人为什么能忍受那么枯燥的工作一干就是二十年。


就像中国人不理解墨西哥人开趴体为什么开着开着就变成聚众吸毒,他们那凑一起就会一起吸食LSD致幻药、魔法蘑菇、大麻一类轻度毒品(当然有时也会上白粉),这些毒品会让他们产生二十分钟的幻觉,通常吸完毒就乱搞,我们这开趴体明明就是吃饭唱K搞烧烤,还经常自己嫌弃自己不够风雅。
韩国人当年为了国家崛起,1970年代几百万人在中东沙漠给阿拉伯人建房子,是唯一能在那么残酷的环境工作三年还不饮酒的工人,中国人为了抢欧美人的电信生意,非洲的深山老林里敢一头扎进去,毒虫猛兽缺水少电都无所畏惧,价格还比别人便宜,东亚人特别脚踏实地。
南美人完全相反,每一任总统选举都要先许诺一大堆福利待遇,先享受,再工作,绝不会有任何为国家为民族奉献的思想。
不用说牺牲一代人,他们连牺牲一个周末都不舍得。(这个周末拿去吸毒多好)
在一个国家发展的初期,是不能也不应该对全民实行高福利政策,国家初期高福利会拖垮国家财政,会养懒人,这时对待全民最好的政策是给予工作机会,让大家挣钱,而不是让大家吃福利,福利要等到国家一点点强大再逐步推广下去。
此外,不要相信任何金字塔前两层扔下来的迷惑面包,要坚定不移地工业化,并抓住工业化的节奏。
现在非洲很多穷得要死的国家,一独立后就学欧美搞起了一整套的民主体系,这个我个人是不赞成的,我没有说任何社会制度一定就是对的,我一直认为“要根据一个国家不同的生产力情况搭配社会制度”,民主制要建立在高素质民众的基础上,而且效率非常低,这不适合非洲那些穷得要死的国家,他们更要先解决吃饭问题,解决修好马路问题。
比如中国在2000年代经常发生拆迁事件,为了修高速公路,修高铁,经常会跟原来的住户发生冲突,这时候容易发生极端事件,但反过来想,如果拆迁户一直不搬,影响高速公路和高铁的建设,像印度那样拖过三五年也解决不了,这个拆迁户是不是也在拖累整座城市的经济,拖累高铁沿线的其他人生活质量,这个时候,民主就真的是对的吗?
我们不要进入一个思维圈套,不是金字塔第一第二层的人扔下来的面包就是对的,他们在爬到第一第二层之前,光是大英帝国就弄死过两亿人口,人权、民主这些东西都是奢侈品,也是有深度技术含量的东西,任何国家应该先解决吃饭问题,发展问题,等国家到达一定的高度时,再谈这些奢侈品。
这个世界最大的人权是生存权,让人人有工作,让民众摆脱贫穷,上街不会有人乱开枪,就是最大的人权。
如果一个地区搞颜色革命看起来民众有了自由,但失业率高达50%,这样的自由不是自由,是毒品。
现在学第一第二层的人大谈人权,不如关心今年的工资有没有涨,门前的马路有没有铺上水泥,去远方的高铁有没有建好。只要收入还在增加,路还在修,家家户户都从单车变成了汽车,我们的国家就是在进步,日子过得好,就是实实在在的人权。
而解决这些问题都是要靠工业化推进,中国工业化推进到第一个大阶段,就解决了全民吃饭的问题,解决了大部分人有工作的问题,中国工业化推进到第二个大阶段,就让普通人生活质量有了质变,也有钱有精力进行精准扶贫,这时候中国人的社保体系也才慢慢建立起来。
许多人没有注意到,2008年是中国大陆普通民众心态的分界线,2008年前,因为中国的第一阶段工业化,环境污染,基建拆迁,矿难时发,留守儿童,这些都是第一段工业化进程中的必经痛苦之路,搞得社会矛盾很是强烈,那时中国处于公知遍地的时代,2008年后第二段工业化发力,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好,大家都买得起车了,收入也增加了,社会矛盾一下就释放了,民众对金字塔第一第二层扔下来的面包,也大多不屑一顾了。
我写这篇文章时,正在我老家邵阳,在《走向存量残杀的危险世界》里,大家都听过邵阳过去的黑帮故事,但得益于中国工业化全面爬到了中高端位置,这个十八线的邵阳承接了沿海部分工业产业链和省内工业产业链,居然建设得十分现代化了。
得益于中国工业化进入全面中级阶段,18线城市邵阳现在也能建得这么现代化了
这就是一个普通中国城市,受益于工业化的活生生的例子。
最后,一个国家的崛起,还要会装孙子。
金字塔第一第二层的民族,提着来复枪在上面徘徊,对于那些想往上爬的民族高度警惕,他们手里有两样武器,一样是军队,一样是美元统治。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其实都没有完整主权,因为美军基地全球遍地,他们根本没有决定自己民族命运的机会,大多数发展起来的国家,则很容易被美元帝国收割,割韭菜一样,谁站起来就收割谁,比如典型的阿根廷。
为了不被美元收割,中国一直在装孙子,“闷声发大财”,中国在2000年代左右一直在故意做低GDP,将人均GDP在2010年前一直控制在4000美元以内,天天哭穷,就是为了不吸引美元帝国的火力,能闷声发一天财,就绝不吱一声,战忽局的同志曾经将西方世界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后来目标太大,还是被发现了)
事实上如果按照美方GDP的算法,中国的GDP其实比现在要更高,因为中国GDP算法是产出型,美国GDP算法是支出型,中国有太多太多的东西不算在GDP里面,比如美国有一个租房GDP,把老百姓的自住房折算成一个租金,按这种算法,中国自住房存量是200万亿人民币,以5%的贴现率算,中国的GDP能增加10万亿人民币。此外,在中国农村自建房也不算在GDP,而现在中国农村正在进行新一代自建房热潮,普通三四层小楼正在向别墅化过渡,这也是一大笔GDP。中国还不计算规工以下企业的GDP,对很多小企业的小动作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对黄赌毒灰色产业链也不计算在GDP以内,这其实都隐藏了好大一笔社会财富。
伊朗则是不会装孙子的一个反面教材,在2015年伊核协议签订后,伊朗每天卖出200万桶石油,有了钱的伊朗财政一下就宽松了,这时候伊朗并没有闷声发大财,大搞国内建设,而是急着将什叶派之弧大战略再推进,资助也门胡塞武装,黎巴嫩真主党,也往叙利亚开基地逼近以色列,一下子就被以色列跟美国集火攻击,经济瞬间又被打下来了。
伊朗就此错过了一个绝佳的民族崛起的时机。
大家看,一个国家能从一穷二白往上爬,从最黑暗的第五层开始爬,要具备的历史通行证有这么多,要有一个世俗化的主体民族,要有懂储蓄爱拼搏的人民,要有危机感,还要坚定不移地不受蛊惑大步走向工业化,最后还得会装孙子,许多国家连第一张第二张通行证都拿不到,就从爬升的阶梯掉下来了,有些刚拿到第三第四张通行证,因为太高调,又被第一第二层的狙击手打了下来,爬到第四层的中国正在向第三层探头探脑,他只要再往上爬上一小步,就看会到一大波第三层的民族乱纷纷往下掉。
现代世界的金字塔排列已经有近五十年其实没怎么变过了,现在有一个庞然大物爬了上来,也来不及狙击,金字塔前三层的居民们,请备好降落伞,以免摔下来摔得太重,摔得太痛。
这个不可阻止的庞然大物,就是我们低调勤奋,踏实奋进的中华民族啊。
----------------------------------------------


上一篇:又有变化,全球市场一片哗然!美方宣布将对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中方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今日雄安  |   河北新闻  |   金融  |   宏观  |   财经  |   科技  |   商业  |   产经  |   国内  |   国际
雄安经济网声明:凡来源为雄安经济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雄安经济网所有,欢迎大家转载助力雄安经济发展。
有转载或引用于网络的内容部份仅供读者参考,如涉及版权问题请速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7-2018雄安经济网 版权所有
xajingji.com  | 业务QQ:836849699 | 地址:中国.雄安